English (United States) zh-CN 日本語 (日本)
You are hereBlog > Host's Blog
注册   |  登录


六月 15

Written by: host
2009/6/15 16:12 

张健:我支持柴玲对天安门制作公司的起诉——不信青史烬成灰

我是法国张健,我最近知道此事件。对于柴玲对天安门制作公司的起诉我支持。卡玛在制作天安门尽管有试图表现学潮主线的一面,但是其中后期部分断章取义,恣意亵渎污蔑学生领袖和学生运动本身,夸大运用对我们学生运动中所犯正常错误片段,其中引用我的形象部分,有两个,前提是学生内斗,然后就是我的形象出现。其实那段录像我们纠察队在控制一个情绪激动,无法自制影响指挥部正常工作的同学,后来他去了医院治疗休息后回来,正常了。卡玛的图像截取就是为了迎合其试图展现学生内部矛盾的事实。其实有争吵是自然的,有矛盾也是自然的,事实证明那些争吵辩论没有影响任何历史进程,绝食照样绝,军车照样堵,子弹照样射击,抗暴石头照样飞扬,血照样流淌,历史不相信眼泪和假设,只相信事实。理性幻想多好也没有用,发生一定要发生,只有当你置身那场历史之中就明白,什么叫学潮。

还有就是将部分学生领袖的反思扩大化,给所有观看者的感觉六四学生有错,政府有罪,那么就可以理解政府采取果断措施,设置可以理解镇压的海盗逻辑。这个恶性结果在广大留学生流毒影响至今,随着其播放和下载浏览影响幅度更加广泛,因为没有别的片子比那更加清晰。

柴玲当年在广场坚持到最后,记者断章取镜其做为一个女孩自身真实的软弱,然而其另外面对镜头表现出来刚强,卡玛只反映软弱而不展现坚强。柴玲六四坚持到最后和同学们在一起这就是事实,比起其他一些所谓学生领袖要勇敢的多,那些学生领袖至少六四当天没有和同学们在一起风雨与共,哪怕是在各个路口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之后他们继续下来,又坚强起来,我同样尊重。倒下来,装熊了,堕落了,投降了,我也理解。所以柴玲是勇敢的,软弱也是真实的,那是人性,最后是勇敢的足够了。

=> 签名支持【天安门幸存者致《天安门》制片人的公开信】

所有看过天安门的人,无法全面感受到学生的天真激情,爱国勇气和为民主牺牲的精神,而将侯德健之流戏子的表演当成理性思考。这是什么逻辑,你们稍有良知和脑子的,就可以知道一点,什么呢,看看天安门电影,谁在哀痛,谁在哭嚎,谁在呐喊,谁在战斗,谁在饮弹,谁在奸笑,谁在所谓理性的分析,为自己找借口,而且言语毫无伤痛,表现那么超越放松。那是一群知识分子,什么老师,什么前辈,如果卡玛不道歉,就告她到底。

她的电影是六四反思扩大化,所谓一些中国知识分子为自己真实的软弱,孬种和那些共产党屁股做错位置的人们的气愤愤迎合一起。迎合美国老布什和中共修好,台湾李登辉政府试图不招惹中共,撇开中国事务独立台湾政策,同出一辙。因为在此之后,台湾各地代表处不断给那些台湾侨领华侨,播放侯德健那段我没有看见的话。号召华侨停止支持。加之中共在海外华侨和民运团体挑拨和造谣,为他们最终放弃对六四的持续支持找借口。流亡学生领袖欠佳的表现,导致这个电影后续恶毒影响加深。最近香港大学学生会主席和一些大陆学生的讲话,都是引用卡玛的天安门电影,善良的人们还没有醒悟吗.

魏京生先生亲自向卡玛介绍我天安门中弹的情况,她的第一个回答就是不可能,为什么呢,我知道跟随侯德健天安门广场摄影机拍摄到了死亡,中弹的镜头,他们为什么剪辑掉我呢,害怕什么呢。那今年全世界众多媒体告诉卡玛有多少可能。前几年她拽着一个不明真相的女作家,又搞一个天安门的电影回顾,她的一些行为是怎么客观在帮助中共反动力量造谣,还不忏悔吗。

=> 签名支持【天安门幸存者致《天安门》制片人的公开信】

20年了,如同马健写的北京植物人,死去六四人面对今天的现实不会再要活过来,为什么呢,不是痛惜一些学生领袖没有倒在天安门广场,而倒在西方的土地上,因为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感动。不会痛惜中国人如何的遗忘,不会痛惜西方列强如何的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反动,因为列强为其利益历史以来从来没有支持过中国民主。不会痛惜20年来国民对历史的淡忘和社会的道德缺陷。因为站在历史潮流前面的永远都是少数,民意有时是那么的如流水。他们不愿看见,不可原谅就是卡玛这一类人,侯德健这一类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利用自己的知识和虚伪,使用自己的文字和影片杀人的人。第二次杀人。所以今年有许多团体做了许多影片。我就对他们讲,你们凭着良心,凭着感动。共产党污蔑的足够了,不用你们再帮忙,这就是我的建议。

我张健自从八九年19岁开始,就是奉献,我不欠任何人和团体的情。自愿参与,自愿战斗,自愿牺牲,我维护的就是我们那群被称为暴徒,激进,被称为小屁孩普普通通六四抗暴的少年们,六四二十年了,薪火相传什么呢,不是哭哭啼啼,一座座墓碑后面是什么呢,起初是跪着求他们给民主,之后就是面对死亡和法西斯的勇气和一个个坚毅的面孔。那是英雄,未来民主共和国的英雄。不是耍耍笔杆子忽悠半天,磨头就跑的投机者们。一些学生领袖所犯得错误,包括现在的一些表现不是六四运动的主旨,他们甚至不能够引导什么,许多是历史的必然。当年媒体将他们抬得很高,以及他们错误分析海外形式,面对荣誉鲜花头晕脑胀导致跌倒很重。总是试图强调个人对历史的影响。

我以前客客气气的对待那一个个可笑的镜头,一本本垃圾一样的回忆,但是我说了,如果我活着,用不争的事实证明那历史,我不管那是多少个什么知识分子,学者,你们就说一句良心话,你们知道不知道天安门那个电影对学生运动的污蔑,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的什么忏悔什么什么感言的错误舆论导向。事实是神圣的,评论是自由的,卡玛她引用的无数事实和实际情况有出入,映入的众多画面和实际情况不符。所以柴玲告不了,我再告他,我看有多少人跳出来。因为我知道许多朋友不了解这个真实情况。告是虚晃一招,卡玛认错消除影响是真。如果他认错,我就劝说柴玲放弃告诉。我在此告诉国内的朋友,我在海外8年了,我知道深深知道那部影片对华侨和学生的影响,我是张健,凡是我们朋友的,为六四战斗过的,不要符合卡玛。否则我不认你们,不管是谁。

我无意就柴玲和一些学生领袖做任何辩护。我只就这个事件本身。因为我看见了以前在那片子中的一些知识分子们。他们现在认识到自己的内心虚伪,不厚道的地方,有大幅修正我就接受理解,所以我没有什么可说的,而卡玛,面对20余年的众多事实,她没有忏悔修正。认识到自己所谓要高屋建瓴的编导实际是哗众取宠,甚至利用剪辑制造混乱和虚假氛围。想说明什么我们受共产主义教育吗,我们的精神来自共产党牺牲精神吗,没有错,我们就是如此。但是不只是共产党理想部分,还有更加多的是部分就是中华民族的士者流血五步的精神,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这是过激是吗。可是我们愿意用生命去实践,没有谁逼着谁,这就是不同。

但是六四没有停在那里,看看今天坚持下来的,继续战斗,在地球每一个角落的朋友们,看看每一个对我们伸出热情的手,看看天安门母亲,看看香港同胞的烛光,看看为纪念这个日子勇敢站出来的歌唱的人们,看看网友们换上8964的马甲.........那是我们的希望,我们还有活着的,我不信青史烬成灰

我同意将此文公开。

=> 签名支持【天安门幸存者致《天安门》制片人的公开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