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zh-CN 日本語 (日本)
You are hereBlog > Host's Blog
注册   |  登录


六月 3

Written by: host
2009/6/3 5:31 

八九天安门运动幸存者、参与者和支持者
致纪录片《天安门》制片人卡玛•韩丁和理察德•戈登的
公开信


2009年5月28日

[English version]


在八九学运与民运20周年之际,我们,大屠杀的幸存者和这场运动的组织者、参与者、研究者和支持者,再次敦促你们 —— 就像我们在1995年的敦促一样 —— 纠正你们制作的电影《天安门》中的史实错误。

该影片有选择地引用了一些句语,同时又遗漏了一些重要的史实,创作了一些不真实的历史记录,尤其是关系到天安门广场总指挥柴玲的部分很不真实。若你们认为制作该片并无个人动机以故意诋毁柴玲和学运组织者,我们 ——许多当年就在天安门广场——敦促你们将本文张贴在你们的网站上,让公众可以考虑双方的观点,以便作出自己的判断。

你们在影片中使用选择性的引述与诠释及错误的翻译,让观众得出印象,以为柴玲在危险来临时逃跑了,却让其他学生去送死,或以为她和我们所有学运组织者在挑起并期望血腥屠杀。这种印象与当年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事实完全不符。

显然,柴玲的用语“期待流血”被《天安门》制片人卡玛•韩丁Carma Hinton 错误地翻译并断章取义。“期待”应译为“预期或等待”(anticipate or wait),而非影片中所谓的“期望”(hope for)。我们在现场的都知道,柴玲那句话是指我们预期可能会发生镇压,并希望一旦发生镇压是在公共场所和媒体面前,而不是在阴暗的角落、不会从世人的视野中消失,就像其他1989年之前和之后众多的民众运动那样。而且,重要的是我们预期的是镇压,而非大屠杀。另外还应注意,学运组织者已作了最大努力,以确保选择留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和民众明白风险并自愿留下。

尤为重要的是,柴玲那句“……我要求生”也被断章取义,从而给出一个虚假的印象,让人以为她自己逃跑了。而事实上,她和天安门学生和民众示威者一直留在广场,直到最后一刻,并在“六四”清晨带领大家撤离广场,一道走回校园。正是这样的不实印象,误导了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陈一谔,导致他最近作了一个错误的公开演讲,从而被暸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的学生们罢免。像陈一谔这样受误导的观众很多,这从互联网上因贵片引起的对柴玲的大量恶评就可明显看出。

上下文有助于理解真相,因此,对于你们,影片制片人,将柴玲在1989年6月8日的录音讲话遗漏掉,我们认为很不合适。在那盘录音带中,柴玲详细叙述了她在屠杀之夜的经历和见闻,这是制片人很应该留意的地方。然而,柴玲6月8日的录音讲话在贵片中几乎都没采用,如果采用了这些录音讲话,贵片中上述的录像带的翻译和剪辑的真实性就会成为问题——而在贵片中,5月28日那盘录像带倒是被大量引用,以吸引观众的注意。

柴玲5月28日的录像谈话提到求生的愿望,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当时的11亿中国人无一没有强烈的求生愿望。事实上,面临屠杀和监禁,我们和广场上的同伴中的许多人都作出了艰难的抉择,用牺牲求生的愿望来维护我们的责任与尊严。实际上,在“六四”屠杀后被迫转入地下的过程中,在躲藏、囚禁和流亡海外的经历中,正是这种求生的愿望,给我们以勇气和力量生存下来。正如柴玲在《绝食书》中所说的那样:“我们以死的气概,为了生而战”。

我们追求的是真相,过去是,现在依然是。在一定程度上,柴玲和我们达成了这一目标——这场运动是中国现代史上记录得最详尽的一次,留下了大量的照片、报告、书籍和回忆,为历史作证,为未来存照。这场运动不像以往的民主运动那样,被中共当局控制的媒体隐蔽在黑暗中不见天日。

很多很多年以前,托克维尔访问美国,他经过观察得出结论:“美国因良善而伟大。她的人民很善良……一旦她不再良善,美国也就不再伟大。”我们今天都很幸运,能够做这样的辩论,因为美国的国父们经过卓绝奋斗,留给我们一个开放的系统,鼓励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就是为了这样的自由,我们也曾在中国的土地上牺牲奋斗,至今还未实现这些自由。

你们曾表示过愿意“用一种容易获得的方式,反映1989年事件背后的复杂动机与故事,并为专家和公众提供不断发展的研究素材。”我们也一直通过六四档案网站(64memo.com)向公众提供历史档案数据。因此,保持真实的历史记录,应该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六四”20周年即将到来,从最初向你们质疑,到现在已经14个年头了,却未见你们对《天安门》影片中的错误解读有何纠正。因此,我们这些曾冒过危险和在流亡的人,再次敦促你们将这份公开信贴到你们的网站上,这封信是我们的简短回应,以维护我们为推动中国自由民主的努力,也维护那些为了个人尊严和中国前途而冒着生命危险吶喊、甚至牺牲性命的人们,使他们的努力不致遭到扭曲或误解。

专此布达,并颂文安

=> 签名支持【天安门幸存者致《天安门》制片人的公开信】


首批签名人(2009年5月28日):

  • 方政,北京体育大学,“六四”早晨被坦克碾断双腿
  • 张健,北京体育大学,“六四”凌晨在天安门广场连中三枪
  • 熊焱,北京大学,21通缉学生之一,“六四”在长安街阻拦军队
  • 周锋锁,清华大学,21通缉学生之一,“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者
  • 封从德,北京大学,21通缉学生之一,“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者
  • 常劲,北京大学,组织过“六四”死亡调查
  • 程真,北京师范大学,“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者
  • 潘强,山东大学,“六四”最后一批撤离广场者
  • 盛雪,北京“六四”大屠杀的见证者
  • 郑义,著名作家,北京知识界示威游行组织者
  • 王容芬,中国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六四”大屠杀见证者
  • 杨建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六三夜间在天安门广场
  • 杨巍,当时在上海的中国民联成员,因“六四”被关押一年半
  • 张菁,当时在贵州劳改茶场,因参与八十年代民主运动受迫害
  • 毕润全,香港社工,全程参加声援天安门学生

第二批签名人(2009年5月29-6月15日):

  • 严家祺,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北京“六四”大屠杀的见证者
  • 还学文,北京大学哲学系本科,北京大学外哲所研究生,德国雷根斯堡大学分析哲学硕士。现自由作家,从事当代社会思想问题研究
  • 仲维光,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硕士,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工作,德国鲁尔大学访问学者。现自由作家。专门从事研究当代极权主义和共产党社会问题
  • 唐柏桥,湖南师范大学,湖南高自联负责人
  • 王丹,北京大学,天安门广场绝食发起人
  • 阿洪,南方某校,营救柴玲、封从德离开中国
  • 张伯笠,北京大学,六三晚上成立的天安门民主大学校长

(以下签名人来自「六四档案网站签名页):

  • 陈泱潮(陈尔晋),丹麦,《特权论》作者
  • CHIU MIN,香港,工人
  • 林发,德国柏林,民主人士
  • 杜飞,中国安徽,职员
  • 柳笛,江苏南京,学生
  • 伍嘉城,湖北武汉,学生
  • 何祥華,中國香港,主任
  • 陈晓登,美国纽约州纽约市,学生
  • Jeffrey Liu ,美国纽约州纽约市,工程师
  • 汪赋偲,中国南昌,学生
  • MING DUAN,加拿大,工程师
  • Yao Hua,武汉,经理
  • 戚皓,中国黑龙江,学生
  • 董长平,中国黑龙江 ,高中教师
  • Brandon Yau,中國香港,學生
  • 徐特林,中国青岛,学生
  • 王晨,中国杭州,学生
  • 朱万利,新西兰
  • 张大宁,福建,福州
  • 平凡,天津,学生
  • 孙瑜,北京,护士
  • 任京,华夏,学生
  • 方枪枪,中国广州,歌唱家
  • 王京敬,海南,公务员
  • Rui Zhou,澳洲悉尼,学生
  • 孙衎华,中国上海,学生
  • 王亚军,南京,学生
  • 胡晓琪,中国上海,学生
  • 焦铁成,中国 河北,学生
  • 周国军,美国维吉尼亚,IT
  • 陈志远,中国上海,学生
  • 罗志波,湖北省武汉市,市场销售
  • 王憲政,上海,自由職業
  • 李剑锋,云南昆明,共党喉舌中的一员
  • 張磊,上海市,學生
  • 刘宝剑,中国大陆,学生
  • 叶蕾,中国杭州,学生
  • 李小明,中国广东,学生
  • Jiao Cheng,内蒙古呼和浩特,自由职业
  • Herman Guo,加拿大渥太华,IT
  • 张德骥,中国山东济宁,农民
  • 杨继业,中国深圳
  • Helen Li,加拿大,工程师
  • 董慎之,中国郑州,学生
  • 永远铭记,中国上海,工程师
  • 潘健军,中国广东佛山
  • 梁重武,中国唐山,干部
  • 王红,中国辽宁省,工程师
  • 柳朗,中国广东肇庆市,教师
  • 杜亦超,中国上海,学生
  • 胡智洋,中国 内蒙古 包头市,学生
  • 陳冬冬,中國浙江,學生
  • 刘士辉,广州,律师
  • 李愚,福建,学生
  • 陈除共,大陆广西,教师
  • 李家霖,中國廣東,學生
  • 王明白,美国,工程师
  • 林郁波,香港,退休
  • 王强,中国广东,职员
  • 莉莉,美国加州,商人
  • 杨尔生,上海,员工
  • 康鹏,中国深圳
  • Shaolin Chen,美国芝加哥,总工程师
  • Moming Fang,加拿大,Technologist
  • 郑雅其,北京,学生,记住六四
  • 张俊俊,中国海门
  • 王汉,美国加州,经理
  • Ted Li,加拿大多伦多,主管
  • 佟彤,澳門,教師
  • 胡泽民,北京,工人
  • 李晓明,大陆山西省,学生
  • 刘丹妮,中国河南,学生
  • Ricky Chiu,香港,clerk
  • 宇文生,混乱帝国
  • 白广,中国辽宁,学生
  • 蓬蒿,中国四川,村干部
  • 江國忠,香港,服務行業
  • 熊亚飞 ,深圳,工程师
  • 蔡迪骁,中国大陆,学生
  • 西贝东,中国陕西,学生
  • 黄小昏,中国浙江省,高校教师
  • 秦孝明,中国浙江省,学生
  • 马群,美国,管理
  • 谢某某,中国湖北,网络公司机构统筹者
  • 王润,四川,学生
  • 何强,中国,公务员
  • 李涛,中国山东,工程师
     

(以下签名人来自六四档案网站,但格式不合或无法辨认身份):

  • 23239,李如,中国浙江,学生
  • 23241,反思历史,中国湖南,平凡人
  • 23238,kk,Toronto, Canada,IT
  • 23247,民主梦,中国天津,SOFTWARE PROGRAMMER
  • 23249,冲天一怒,中国北京,工程师
  • 23260,cavaluo,中国山东,工程师
  • 23261,Hebi,香港
  • 23262,namco,北京,chairman
  • 23264,不敢留真名,浙江,学生
  • 23267,FreeChina,Shanghai China,Student
  • 23268,宋礼,中国,鉴定师
  • 23270,向六四死难者致敬,浙江,普通职员
  • 23271,flyingordeath,chinazhejiang,teacher
  • 23272,苏,黑龙江,学生
  • 23286,自由,大陆陕西,公务员
  • 23288,张安狄,Australia,工程师
  • 23290,民主万岁,黑龙江,老百姓
  • 23293,Mickey,中华民国,学生
  • 23306,平反六四,中国无锡,自由公民
  • 23316,punk,中国广州,学生
  • 23317,CLover,中国天津,学生
  • 23318,CIA,USA,YF
  • 23308,professor zhang,Beijing, China,retired
  • 23330,查出是谁下令开的枪,beijing,leader
  • 23332,rrr,sichuan,falv,支持民主
  • 23345,龙,郑州,
  • 23352,luicxs,中国湖北,学生
  • 23366,lyc,中国广东,学生
  • 23367,Joanne,中国香港,学生
  • 23368,不平则鸣,中国四川
  • 23370,李,中国湖南
  • 23372,张二,四川,学生
  • 23381,虚怀若谷,中国吉林,职员
  • 23389,平平淡淡,中国大陆
  • 23396,谷子,中国东北,职员
  • 23398,XXX,中国南部,网页设计师
  • 23400,爱国者,中国 海南,打工
  • 23401,爱国的流星,江苏,学生
  • 23402,自由万岁,广东,学生
  • 23403,自由引导人民,上海,职员
  • 23406,op0[/,usa,
  • 23409,中华复兴,中国,中国人
  • 23410,六四永恒,中国杭州
  • 23415,王法制,深圳,主管
  • 23414,张三,中国北京,职员
  • 23416,六四万岁,美国加州,工程师
  • 23426,中国人,中国山东,会计
  • 23428,中国人?,江西,无业
  • 23429,不能提,未敢忘,四川
  • 23430,西人,中国 安徽 马鞍山,工人
  • 23441,中立,中国北京,毕业生
  • 23444,柏林墙,德国,无事
  • 23445,正义良知,中国湖南,学生
  • 23452,大智若愚,中国江苏南京,学生
  • 23455,良知,中国陕西,军人
  • 23457,给网管推荐一篇文章吧,美国,高校教师

=> 签名支持【天安门幸存者致《天安门》制片人的公开信】

 

Tags:

1 comment(s) so far...

Re: 天安門倖存者致《天安門》製片人的公開信

向6.4英烈致敬----6.4英烈,必将永垂不朽,光耀日月

By 聂道降 on   2009/6/6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