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事件的最後一幕
吳仁華
1997年7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下一頁
  

﹒編者插圖。菜刀、鋼刀
     。血與鋼盔----「這就是我愛國的下場﹗」
     。廣場上搭起整齊的帳篷
     。坦克碾壓後的肉醬(3)
     。楊建利六四凌晨在天安門廣場
     。廣場開槍
     。紀念碑台階
     。最後的紀念碑
     。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1/3)
     。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3/3)


天安門事件的最後一幕

吳仁華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中午,北京大學廿九號樓,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最後一次會議,與會者有王軍濤、王丹【異】、老木、甘陽、劉蘇里、楊濤等人。 (Memoir Tiananmen - 1989)

  當日,北京城的氣氛已非常緊張,許多知識界知名人士已紛紛離開京城避風。

  會議決定立即向天安門廣場增派一支特別糾察隊,任務是維護秩序,保護劉曉波、侯德健、高新等四位絕食請願的知識分子和廣場學生指揮部。於是,我和劉蘇里主動請纓,保證迅速組織並帶領一支特別糾察隊趕赴天安門廣場。

  會議尚未結束,我與同校的青年教師劉蘇里即勿勿趕回中國政法大學,通過學生自治會廣播站,召集了四十多名男學生組成特別糾察隊。

  下午三時四十分許,我們抵達天安門廣場,隨即接管紀念碑底座最高層的糾察任務。此前,這一帶的糾察線已經鬆馳得近乎消失,只有寥寥無幾的市民糾察隊員三三兩兩地散布著。

  儘管局勢已經急劇惡化,但我們與所有參加民主運動的學生和市民一樣,赤手空拳,沒有任何防衛武器,因而我們的宗旨始終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在這個時候,我們無論是在思想上,還是在行動上,依然絲毫沒有以暴易暴的準備。

  晚六時許,一群憤怒的學生和市民送來一名化裝進入天安門廣場的軍人。此時化裝進入廣場的軍人和警察為數眾多,任務是偵探廣場上動態,尤其是偵探學生指揮部的動態,並趁機製造混亂,以便於血腥鎮壓。這名軍人由於沿途一再受到學生和市民的譴責,已經驚恐得失去常態。我們急忙將他保護在紀念碑底座最高層西南角的帳篷堙A並請來照料四名絕食知識分子的醫生,幫助我們穩定他的情緒。我們在對他進行一番有關八九民運的真相和宗旨的宣傳後,委托醫生伺機用救護車將他安全送離天安門廣場。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晚六時三十分,戒嚴部隊指揮部通過中央廣播電臺和中央電視臺發出第一項緊急通告,該通告使用了“採取一切手段,強行處置”字眼,顯露出血腥鎮壓的苗頭。但是,廣場上的學生和市民並未引起應有的警覺,一切仍按既定的計劃照常進行。

  晚七時,廣場學生指揮部在紀念碑南側召開有關學生和市民被軍人和武警所傷情況【近】的新聞發佈會。學生領袖柴玲、李錄、封從德、吾爾開希【異】主持出席了這次新聞發佈會。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北京測繪出版社職員鄭魯濱【近】的控訴發言令人印象深刻。鄭魯濱身為中共黨員,六月三日下午三時十五分在人民大會堂南側看見一群軍人用武裝帶猛抽學生和市民,便沖上去搶救一位被軍人擊倒在地的老人,因此,也遭到軍人的毒打,頭部被軍人用鋼盔擊破,血流如注,白襯衣幾乎全被鮮血染成了紅色。 (六四檔案´89)

  廣場上的秩序有些混亂,雖然在六月一日經過一次全面的整頓,搭起了香港同胞捐的帳篷,表面狀況有了很大的改觀,但實際上的操作和管理仍然混亂,學生領袖們對管理廣場有點力不從心。我們這些要堅守到翌日中午的特別糾察隊員在晚八時後仍吃不上飯,而學生指揮部物資處卻將大量的盒飯供給以各種理由來到紀念碑底座的人員。我一方面安排安撫糾察隊員的情緒,一方面與物資處負責人交涉,甚至以撤走糾察隊相威脅,但依然無濟於事。直到很晚以後,我們才在香港物資供應站領到食物,每個人一個小麵包,每兩個人一小瓶軟包裝汽水。 (64檔案/2004)

  晚九時五十分許,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聯合發出了第二項緊急通告,要求北京市民呆在家中,不要上街,不要到天安門廣場,以保證生命安全。

  該通告讓人聯想起七六年四月五日天安門廣場流血事件時,中共北京市委書記兼市長吳德在武力清理天安門廣場前夕所發表的類似的廣播講話。回想當年,我曾可悲地信從了中共的宣傳,從內心媥秸@當局對所謂膽敢在偉大的社會主義首都借機鬧事的反革命分子採取鎮壓行動。而今,我卻置身於所謂的反革命分子之列,真不知道應該算是我的光榮,還是應該算是中共的悲哀。 (64memo.com´89)

  第二項緊急通告已經明白無誤地發出了血腥鎮壓訊號,任何只要稍具政治敏感的人,都應該能從中嗅到火藥味。但由於自從五月十九日北京城實行戒嚴以來,天安門廣場上一直迴盪著“狼來了!狼來了!”的呼喚,而狼卻始終沒有出現。因而廣場上的大多數人並未對此項通知引起應有的警覺。

  縱觀天安門廣場,依然人山人海,四十年來深受中共當局壓抑的群眾象往常一樣,尚在歡慶著盛大的節日。他們或是興致勃勃地觀賞著“民主女神”塑像,或是簇擁在紀念碑底座北側四名絕食知識分子的絕食棚前,齊聲而有節奏地呼喊著:“侯德健出來!侯德健出來!”渴望一睹著名作曲作詞家侯德健之風彩。當時的北京城曾流傳著一句話:“先看女神後看猴(侯)”。 (64memo.com / 2004)

  晚十時,天安門廣場民主大學按原計劃在“民主女神”塑像下舉行開學典禮儀式,宣告正式成立,著名政治學者嚴家祺、作家趙瑜等人出席並致詞。

  晚十時十六分,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聯合發出了措詞更為嚴厲的第三項緊急通告,聲稱“解放軍部隊一定要按計劃執行戒嚴任務,任何人不得阻擋。如遇阻擋,戒嚴部隊將採取多種自衛措施和一切手段予以排除”。

  罪惡的槍聲終於回響了,時間是晚十一時許。當第一陣槍聲【近】從西長安街方向傳入廣場時,人們無不受到強烈的震撼。 (Memoir Tiananmen / 89)

  緊接著,從北京城不同方向陸續響起槍聲,而且越來越密集。眺望西長安街方向,熊熊火光衝天而起,染紅了那一片夜空。

  槍聲揭開了中共當局蓄謀已久的血腥鎮壓的序幕,而民主大學的開學典禮儀式則在槍聲中匆匆落幕。

  此後,一些人陸續來到廣場學生指揮部報告軍隊在各處用真槍實彈屠殺和平學生和市民的情況。來者幾乎全都滿身血跡,或是自身受傷,或是救護他人所致。直到此時,廣場上的人們才如夢初醒,中共當局不僅對和平請願的學生和市民使用催淚彈、電警棍,而且使用真槍實彈、裝甲車和坦克。所謂的人民子弟兵開始血腥屠殺人民!

  
頁次: 1 | 2 | 3 | 4 | 5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