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姐姐「舉報」我被捕談起──我姐看了別人罵她的信既傷心也高興
周鋒鎖
2003年5月28日
頁次: 1 | 2 |  下一頁
  

提要: 
  ﹒*我姐看了別人罵她的信既傷心也高興
  ﹒*獨立媒體揭露真相的重要性
  ﹒*薩斯的啟示
  ﹒*江澤民於六四發跡 瘋狂壓制人民不足奇
﹒編者插圖。周鋒鎖:講真話的感覺真是好啊


六四學生領袖:從姐姐「舉報」我被捕談起

周鋒鎖:講真話的感覺真是好啊。

  大紀元記者郭若、鹿青霜舊金山採訪報導/周鋒鎖1989年是清華大學四年級學生,六四後是首批被通輯的學生領袖。因六四入獄一年後,在美國壓力下,被釋放來美留學。作為六四的見證人,並多年在海外致力於中國的人權民主事業,周鋒鎖就六四有關自己的真相,講真話的感受,真相的重要性,薩斯的啟示和江澤民在六四前後十四年的行為,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64memo反貪倡廉´89)

  我(周鋒鎖,下同)們在廣場,大概5月18號前後,那些天郵遞員每天都把大量的信件送到學生手上,大概一個小時就有幾百封電報。郵遞員說:“我們老往你們這送,你們想不想往外面送些什麼東西?”於是我就在廣場,給家媦g了個明信片。我說“我現在在廣場,感覺真是好啊,終於感覺到中國人可以自由表達自己,這是多麼的好!我們對暴政什麼的沒有任何的恐懼。” (64memo.com´89)


*我姐看了別人罵她的信既傷心也高興  

  我們家出身是很貧窮的農民家庭。姐姐比我大12歲,是我們家的第一個大學生。因為年齡相距很大,從小我就是她帶大的,我們之間絕對不是一般的感情,是介於母子和姐弟之間的感情。我現在還能記得我很小時候她抱著我那個情形。

  我姐住在西安東郊離西安城大概有三十里的地方,那堿O姐夫的單位西安空軍工程學院。我想很少有人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弟弟被通輯,當時我姐是很慌的,你可以想像她擔心我的安全,何等緊張。她跟我姐夫就到外面要找輛車去找我。那時那個地方非常偏僻,軍隊的學校就座落在農村的荒野中,在89年那個時候,根本找不到出租車。正好碰到姐夫單位的車,問上哪去?說是找我。因為我經常去他們那,他們都知道我是誰。公安也跟著一起去了,說是他們要把我保護起來。這樣,車一直從東郊開到西郊我哥哥的家堥荍銣琚C (64memo祖國萬歲´89)

  我當時是在我哥家,離我媽家幾婺籅漲a方,我媽一般不上那去,正好那天她去給我們做飯。吃晚飯的時候,一幫警察沖了進來。我姐趕緊跟媽說:“沒事,沒事,只是去問問話。”那些人眼看立功的機會到了,到處去宣揚說“捉到一條大魚了!”

  唯一令我一直傷心的是我媽當時在場。我媽已經去世了。今天想起89年的事情,我沒有任何後悔或者抱怨,唯一我感到遺憾是當時媽媽年紀那麼大,對我是那麼關心,那件事讓她受到的痛苦我是再也無法彌補了,儘管我可以怎樣作出犧牲。

  很可笑的是我覺得我姐這件事情上真是很天真,警察帶我去作了所謂的筆錄,問了幾句話之後,我姐問是不是可以回家了。那幫人說:“不行,要把他送到北京去!”直到那會兒,我姐才感到這些人跟她想的是不同的。

  後來因為這個事情,我姐跟姐夫和西安空軍工程學院機關鬧過很多次。當然這件事的真相共產黨一直控制著,不可能讓別人知道,只有姐姐和姐夫單位的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然事後我姐因為這事受到很大很大的壓力。一直到我從監獄出來之後,我們還一起看了別人寫的很多信,都是罵她的。我姐看了傷心也感到高興,她更能感覺到我們做的事情是對的。

  這就是所謂我被姐姐出賣的真相。共產黨總是用仇恨、恐懼來破壞所有人間最好的東西。因為它本身是邪惡的,而善的東西是不會怕它的,所以任何善的東西對它來說都是一種威脅,它都要用各種辦法來侮蔑、毀掉,不管你是言論自由也好,人與人之間的愛也好,包括人們對中國文化、神、宗教的熱情這些作為人精神追求很根本的東西,它都認為危脅它的存在,它都要一概毀掉。 (64memo祖國萬歲-2004)

  
頁次: 1 | 2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