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大體順序──不得不說的故事/關於該不該殺的問題
庖丁解牛
2002年12月7日
頁次: 1 | 2 | 3 |  下一頁
  

提要: 
  ﹒4月15日:
  ﹒4月22日:
  ﹒4月24日:
  ﹒4月26日:
  ﹒4月27日:
  ﹒4月28日:
  ﹒4月29日:
  ﹒5月2日:
  ﹒5月4日:
  ﹒5月13日:
  ﹒「絕食書」全文如下:
  ﹒5月14日:
  ﹒5月15日:
  ﹒5月16日:
  ﹒5月19日:
  ﹒5月20日:
  ﹒5月24日:
  ﹒5月25日:
  ﹒5月28日:
  ﹒6月2日:
  ﹒6月3日:
  ﹒6月4日:
  ﹒6月5日:
  ﹒所有跟貼:
  ﹒關於該不該殺的問題?
  ﹒有不同意之處
  ﹒法律是共產黨制訂的
  ﹒是,以法律條文與它對質,仿佛東郭先生對言中山狼
﹒編者插圖。何處招魂--民主之光耀邦(1)
     。西單大字報﹕學生請願七條和中共太子黨名人錄
     。大會堂前 - 下跪請願(2)
     。趙紫陽及夫人在被軟禁地的近照
     。趙紫陽看望絕食學生
     。全民截兵-郊外
     。坦克追碾撤離廣場的學生(2/3)


編者按

  庖丁解牛認為﹐六四事件「導致最後結果的分水嶺是對初期請願活動的定性」﹐即「426社論的發表,將學生置於沒有退路的位置」﹔而在政府方面﹐「426社論使得學潮的平息只剩下一條途徑:開槍鎮壓!」這很有見地﹐可以說點到了六四整個事件的要害。

  該作者還有很多觀點也極為精闢﹐我有些部份作了點評﹐有些沒有﹐基本上是認同。

  不過﹐本文還是有些地方不甚準確﹐我盡我所知作了批註﹐這裡特別提出兩點。一是作者已經感到﹐絕食前「在僵持中,也許是受了其他勢力的鼓動」﹐這很有洞察。其實﹐鮑彤說了一個情況﹐很是重要--『鄧小平5月13日親口表示“同意”常委(8日)和政治局(10日)的意見』﹐即趙紫陽溫和處理的方案。問題是這麼重要的訊息居然完全封鎖﹐究竟是什麼緣故﹖這些會議尤其是鄧的態度對趙非常有利﹐但就我所知﹐當時學生方面毫不知情﹐反而王丹開希等人抗拒高聯組織決議、在11日發動絕食時的理論依據居然是“上面已經說了,非常確切的中南海的消息,實際上改革派希望咱們大鬧,越大鬧越好....”(《回顧與反思》頁94)而學生一絕食﹐鄧即偏向李鵬方案了。這些“上面的、中南海的消息”﹐是不是有人故意向學生散佈假消息誤導學運﹖這些人又是誰﹖需要真正弄清﹐六四真相才會大白。這一點我只是就作者的洞察深入挖掘一下。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第二點﹐則是本人也有不敢苟同的地方﹐即五一七前後﹐作者說是「一批狂熱分子已經聽不盡任何人的勸告,終於導致了後來的災難。」這段話與史實相悖﹐顯然是受了「見好就收」論的影響。實際上﹐五一七那天﹐上百萬人遊行聲援絕食學生(《人民日報》5.18)﹐是中國歷史上人民自發遊行人數之最﹔包括冰心等作家、費孝通等民主黨派、榮毅仁等官方人士、共青團青聯、學聯、外交部、中宣部等等官方機構﹐都有呼籲或直接參加遊行。 (64檔案 / 89)

  這百餘萬人﹐顯然不是「一批狂熱分子」所能概括得了的。歷史如此﹐無法更改。
還有一些細節﹐這裡不多說﹐散見我的批註。
  
   (64memo.com-1989)

  總的說來﹐瑕不掩玉﹐這是一篇水準很高的文章﹐對史實的掌握較為準確﹐立論也不凡。


封從德      12/9/2002 7:27:00 AM


  六四,不得不說的故事

  送交者: 庖丁解牛 2002年12月07日19:42:56 於 [天下論壇]

  在“萬維讀者網絡─天下論壇”拜讀了 The One 先生的“六四,一場政治陰謀”文章,猶如吃了一個蒼蠅,不得不把原來想永埋心底的話寫出來,讓大家評說。

  64事件的大體事件順序是:


4月15日:  

  胡耀邦逝世。由於胡在知識分子心中的崇高地位,學生自發地參與了悼念活動。並在悼念活動中對胡耀邦遭遇的不平待遇表達了不滿。尤其對一些腐敗傳言很多的領導步步高升感到氣憤。這種情緒迅速蔓延,並形成了一定規模的遊行抗議活動,當時遊行提出的最激烈的要求是(64檔案 / 89)

  一、重新評價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過,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
  二,徹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識分子給予平反;
  三,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開,反對貪官污吏;
  四,允許民間辦報,解除報禁,實行言論自由;
  五,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分子待遇;
  六,取銷北京市政府制定的開於遊行示威的「十條」規定;
  七,要求政府領導人就政府失誤向全國人民作出公開檢討,並通過民主形式對部份領導實行改選。

  這樣的要求對政府來說當然不能接受,而作為已經當家作主的公民向自己的公僕提出這樣的要求當然也不過分。事後看來,如果及時疏導,並不一定會演變成一場動亂。遺憾的是,政府的文職人員並未及時同遊行學生交流,而是派武警同他們交流【同】的,學生的愛國熱情受到壓制,在當時不知道最終會導致流血衝突的情況下,學生的情緒一下子高漲起來並在胡耀邦的追悼會上爆發。 (64memo中華富強´89)


4月22日:  

  胡耀邦追悼會。由於除了高校政治教員和武警外,學生的呼聲並未得到任何回應。在4月22日追悼會這天,學生強烈要求政府高官接納他們的請願書【同】,並希望能夠看胡耀邦最後一眼。這要求在政府領導看來是過分請求,因此給予拒絕。情緒失控的學生請願者,擴大了遊行規模,繼續向政府提出他們的要求。西安、成都等地的遊行者還發生了焚燒汽車的過激行動。政府在這個時期的處理方式基本是通過學校給學生施加壓力,政府方面沒有正面的回應。學生的情緒也沒得到安撫,相反,因為一些學生在衝突中被捕【異】,更加大了學生的對立情緒。學生們堅持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示威。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4月24日:  

  由於不滿學生會不能向政府反映他們的聲音,旨在組織學生運動,有組織地向政府反映意見的北大學生自治會成立【異】。後來各高校成立了相應的組織,並成立“高自聯【近】”。 (64memo.com/89)


4月26日:  

  新華社發表社論,史稱426社論,把學生的遊行請願活動定性為“動亂”。對文革有著模糊記憶的學生們知道參與動亂的後果【同】,尤其政治上的定性將有可能影響他們一生的前途。85~87年因請願支持胡耀邦的學生在畢業分配中受到的整肅更讓他們不寒而栗。 (64memo.com-89)

  這時學生們只有兩種選擇,其一是響應政府號召,停止遊行請願,等待後來的處分,俗稱“秋後算帳”。其二是繼續抗爭,至少能躲過動亂分子的帽子。80年代以前的人都知道,一個動亂分子的帽子對於年輕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學生們當然選擇了後者。過後看來,如果沒有426社論,部分的滿足學生的要求,甚至根本不用滿足他們什麼要求,只需通過對話的方式聽取他們的意見,活動應該能夠平息。事實上到426社論發表的時候,遊行規模正在逐步縮小。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但是,歷史是不能假設的,426社論的發表,將學生置於沒有退路的位置。學生的想法是:繼續抗爭,最壞就戴上動亂分子的帽子,萬一政府良心發現,還能躲過這頂帽子。而如果不抗爭,則動亂分子的帽子已經戴上了。可能最關鍵的還是85~87年對學生的打壓過於殘酷,使他們非常恐懼承擔被打壓的後果【近】。直到此時,應該說是64運動的形成階段,期間看不到一絲受人煽動的跡象,跟“支持動亂、分裂黨”的趙紫陽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同】。假如非要跟什麼人掛鉤的話,應該和教育部(教委)的領導在歷年來處理學生請願問題上的極左做法掛鉤。 (64memo.com - 1989)

  426社論使得學潮的平息只剩下一條途徑:開槍鎮壓!【異】當然還有政府下臺負責和學生自動到勞改部門報導兩個辦法,但政府當然不會下臺,學生們也不會到勞改部門報導或在家塈今汁給謅W門相請。這個時候,學生的主要訴求是取消426社論,承諾不秋後算帳。政府答應了不秋後算帳的要求,但卻加大了426社論的宣傳力度。由於黨執政40年來的歷史記錄,學生們選擇不相信政府不秋後算帳的承諾。 (六四檔案-89)


4月27日:  

  在這種背景下,爆發了427大遊行。這時海外的華人團體開始聲援國內的學生,可能有些團體還派代表來支持學生【近】。427當天給人印象最深的標語可能是“堅決擁護共產黨領導,堅決打倒官倒和腐敗” 、“媽媽,我們沒有錯!”一些學生在經過天安門城樓時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歌曲。 (64檔案-89)


4月28日:  

  新華社又發表了428社論,口氣比426社論緩和了,至少承認大部分學生是被蒙騙的,只有少數人在煽動動亂。但是,學生們明白,他們基本上是自發的,因此如果說有人煽動的話那就是他們自己。因此,他們已經被列到階級敵人的隊伍中了。這更加重了他們對面臨的報復行動的恐懼。


4月29日:  

  下午,袁木、何東昌等人同學生對話【異】。對話的結果,沒有消除學生的疑慮,政府基本出發點是勸學生返校上課,基本沒有回應學生的問題。隨後兩天,在北京沒有發生引人注目的事件。但是,學生們已經通過對話意識到要摘掉動亂分子的帽子可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幾天的平靜,正是大規模抗議活動前的休整。 (64memo.com-1989)


5月2日:  

  上海學生大遊行。上海則發生了學生抗議上海市委處理《世界經濟導報》的事件。主要口號有遊行學生的口號有:「聲援北京學生!愛國無罪!」一修改遊行條例!」「新聞要說真話,」「民主萬歲!」「推進民主,嚴懲官倒,清除腐敗,」「快復《導報》原狀!」「打倒官倒,反對特權,」「讓創造財富的人先富起來!」「增加政治透明度!」「不讓人民說真話,就不是強大自信的表現!」。主要是針對《導報》事件的。 (Memoir Tiananmen´89)


5月4日:  

  趙紫陽的五四講話,主要是講關於穩定和反對動亂的。“高自聯”發表五四宣言。全國學生相繼遊行。高自聯在遊行後發表說明,呼籲學生自5月5日起全部復課。學生們認為可以接受趙紫陽的講話精神,相信很快就可以摘掉動亂分子的帽子。因此,在各地都有零星遊行的情況下,學潮處於相對平靜期。學生們總的處於觀望狀態,等待政府否定426社論,並接納他們的意見。期間政府有關官員同學生展開了多次對話【異】,事態向好的方面發展。然而,學生和政府都犯了同樣的錯誤:等待對方讓步。政府方面,由於受極左勢力的牽制,要做出重大讓步是不可能的,而學生方面,他們認為自己面對的是政府,426社論是政府的錯誤定性,當然應該先從否定426社論開始。在僵持中,也許是受了其他勢力的鼓動【近】,也許是不滿政府的蠻橫做法,總之,注定中國再一次劫難的事件還是發生了。 (64檔案/89)

  
頁次: 1 | 2 | 3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