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軍執行戒嚴任務的經過──本來出擊分隊還負有抓捕學生領袖的任務
舍匹舍流失
2002年9月24日
  

提要: 
  ﹒一、歷史沿革
  ﹒二、戒嚴前夕
  ﹒三、戒嚴進軍
  ﹒四、清場之後


27軍執行北京戒嚴任務的經過

舍匹舍流失



一、歷史沿革  

  27軍最早的前身是抗日戰爭中的八路軍膠東部隊。抗戰勝利後,主力出關,編為第4野戰軍第41軍,余下的第5師、第6師和警備第3旅於1947年3月編為華東野戰軍第9縱隊,許世友任司令員,林浩任政委,各師旅分別改為第25、第26和第27師。該縱隊成立後,轉戰於山東及整個華東戰場,成為華東野戰軍的主力部隊之一。1949年2月,第9縱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7軍,軍長聶鳳智,政委劉浩天,隸屬第3野戰軍第9兵團,各師分別改稱第79、第80和第81師。 在解放戰爭中,該軍主攻孟良崮,首破濟南城,奮勇戰淮海,先入上海灘,戰功卓著。故事片《渡江偵察記》反映的便是第79師偵察排班長齊進虎帶領4名偵察員先行偷渡偵察敵情,以木盆飄渡長江天險,勝利返回部隊的事跡。

  1950年10月第27軍入朝作戰,三加了第二次戰役。第80、81師在長津湖不畏嚴寒,浴血奮戰,殲滅了美步兵第7師第31團、第32團第1營和師屬第57炮兵營共1個加強團4000余人,並繳獲第31團團旗,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中我軍唯一的全殲美陸軍一個完整團建制的範例,名揚天下。1985年陸軍第27軍改編為陸軍第27集團軍,編入坦克旅、炮兵旅和高炮旅。1999年國慶閱兵中,由第27集團軍部隊組成徒步第6方隊。


二、戒嚴前夕  

  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的反對動亂》的社論,將學潮定性為"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27集團軍黨委遂根據社論精神,一方面用兩天時間組織學習社論,統一思想認識;同時,集團軍迅速向下屬各部隊發出《保持清醒頭腦,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電報指示,要求全體官兵必須同黨中央在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一切行動聽黨指揮。隨後,集團軍各級軍政主官和機關深入部隊,了解指戰員思想狀況,教育部隊不聽、不信、不傳政治語言和"小道消息",不參加地方非法組織,不參加遊行以及所謂"聲援"活動,保持堅定的立場和信念。

  1989年5月18日下午,軍長錢國梁奉命乘直升機到北京軍區受領任務。奉軍區命令,集團軍應立即赴北京執行戒嚴任務。當日18時前後,集團軍向步兵第79師、第80師等部發出預先號令。21時,集團軍黨委召開緊急常委擴大會,錢國梁軍長、黃信生副軍長、楊學林副軍長、陳學政副政委、陳春耕副政委、王良均參謀長、朱增泉主任、湯昌和部長以及第79師師長黃高成、第80師師長林壽山、高炮旅旅長車成德、工兵團團長高水德、通信團團長程德舟參加了會議。會上,錢國梁傳達了軍區首長的命令和有關指示,部署了執行戒嚴任務的行動方案。成立了以錢國梁、黃信生、陳學政、王良均、朱增泉、湯昌和為成員的赴京執行戒嚴任務指揮組,並確定由楊學林、陳春耕等組成留守領導小組;錢國梁要求赴京部隊要"思想穩定,精神振作,作風過硬,紀律嚴明,軍容嚴整,組織嚴密,指揮正確,確保安全",並要求迅速傳達到每一個幹部戰士。由於好幾年沒有進行復員工作,很多老兵在88年都復員了。部隊上大部分是新兵。為了盡快完成準備工作,打亂了建制,很多幹部對自己的兵都不熟悉。280名休假戰士迅速召回,到部隊探親的279名官兵的家屬立即送走,365人推遲了婚期,已買好回家車票放棄休假,住院的官兵聽說有任務主動回到營房。由於時間緊迫、任務緊急,當地的幹部都沒有和家堨援菮I。自受領任務起僅8個小時,奉命進京的部隊就迅速完成了統一思想、明確任務、調整兵員以及車輛、裝備和物資的準備工作。

  5月19日7時30分起,27軍參加戒嚴的部隊分三路向北京地區梯次開進。錢國梁軍長、黃信生副軍長、陳學政副政委先於部隊出發,基本指揮所由王良均參謀長、朱增泉主任率領,沿京石公路開進。第79師參加戒嚴部隊編為兩個合成團,含6個合成營28個連,共3916人,229臺車,按預定方案沿元氏、趙縣、安國、保定、良鄉路線向北京待機地域開進;第80師編為兩個合成團,含6個合成營31個連,共3581人,251臺車,按第239團、師指、第240團序列,沿靈壽、曲陽、徐水、朗縣路線向北京大興地區開進。

  19日午後,集團軍先頭部隊行抵保定,遭到學生和群眾的攔截,集團軍基指和直屬隊,第79師、第80師戒嚴部隊各一部先後受阻。在疏導勸說無效的情況下,為避免與人群發生沖突,第79師當即指揮先頭部隊改變行軍路線,繞道安新、容城、涿州,於20日晨進入北京市郊。但後續部隊被截堵於保定,前進後退均受阻。該師復組成以王小京參謀長為組長的輕便指揮組返回保定控制和指揮部隊。設法排除阻力,迂回進京。集團軍高炮旅、工兵團、通信團於19日12時後先後出發,當日行至保定受阻,連同第80師部分車輛在保定市郊被阻7個小時。面對群眾的圍堵,部隊通過談判和宣傳,終於通過保定市區。

  部隊進入北京市郊,在良鄉、豐臺路口、大興、蘆溝橋等地再次被阻隔,通信聯絡中斷。27軍各級指揮員相機處置情況,採取分段躍進、繞道前靠、逐次收攏的辦法沖破了北京市民的阻截,進入集結地域。第79師部隊在良鄉等地嚴重受阻。該師首長率領機關人員往來於各點指揮,並先後派出13個小組500多人次外出接應部隊,指揮部隊選準時機,採取化大為小、逐點跳越、外引內接等辦法迅速收攏,在較短時間進駐集結地域。

  高炮旅、工兵團在豐臺等地遭到人群的攔截圍困,其中工兵團1營、2營和機關在豐臺路口被圍堵11個小時,3營和部分機關人員被圍四天四夜。北京市民出於對戒嚴的擔心,在向27軍幹部戰士進行勸阻的同時,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對部隊進行漫罵、圍攻,使幹部戰士連日吃不上飯,喝不上水,睡不上覺,處境十分艱難。在這種情況下,27軍指戰員始終保持高度克制,克服種種困難,向圍觀的學生和群眾做宣傳解釋工作,避免了同學生群眾發生沖突。

  5月20日凌晨2時至22日,27軍戒嚴部隊先後進入集結地域。集團軍機關、工兵團、通信團進入北京軍區後勤第6分部,第79師和高炮旅按時進入集結地域豐臺總後10l綜臺倉庫,第80師師直及所屬各團到達大興縣城北的小營(北京衛戊區教導隊駐地)地區。5月20日零時30分,第239團一臺車誤入水定門,第80師師直汽車連一臺車前往解救,均被市民破壞後做了路障。第79師先頭部隊進入集結地域後,即奉命調部分兵力配合豐臺區公安分局救援集團軍高炮旅彈藥車,並接應友鄰邦隊進入集結點。集團軍機關、高炮旅、通信團、工兵團及第79師等部被阻於豐臺路口和長辛店等地的官兵於23日前全部進駐集結點。

  5月20日9時許,集團軍戒嚴部隊奉命立即向天安門廣場推進。20日10時,第80師沿蘆城、蘆溝橋路線開進,於11時30分到達衙門口;集團車機關和直屬隊奉命緊急前往玉泉路,被人群圍堵分割數段,阻於衙門口以西及以南地區。集團軍指揮所和第80師迅速改變前進方式,改摩托比行軍為徒步沖擊,旋又被阻截。第80師43臺生活保障車被圍困在裝甲兵技術學院,第240團機關及1營被阻截在蘆溝橋以南地區,第79師1700多名幹部戰士149臺車被阻於途中,集團軍其他戒嚴部隊也先後遭到人群圍堵,前進受阻。根據北京軍區命令,為避免流血事件發生和事態擴大,部隊暫緩進城,撤回原集結地域待命。5月23日晨,集團軍受阻部隊全部返回集結地域。

  部隊返回集結地域後.轉入休整,並開始進行執勤訓練、思想教育和宣傳群眾等工作。同其他戒嚴部隊一樣,27軍在集結地普遍開展了"兩堅信"(堅信黨中央的正確領導、堅信黨中央的正確決策)和"三熱愛"(熱愛首都、熱愛首都人民、熱愛青年學生)教育。積極為駐地附近人民群眾做好事,加強軍民聯系,增進軍民友誼。

  5月27日,集團軍政治部主任朱增泉少將在總後勤部西倉庫站臺,接受了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明鏡>周刊常駐北京記者羅安的採訪。這是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以來戒嚴部隊指揮部首次批準的外國記者對戒嚴部隊的採訪。下午3時許,羅安在北京市有關人員陪同下來到第79師合成1團駐地西倉庫。首先參觀了部隊的隊列訓練和內務設施,爾後就國內外輿論普遍關注的問題,採訪了朱增泉將軍和部分官兵。朱增泉對羅安提出的"北京戒嚴是否合法"、"軍隊是否要鎮壓學生"等問題,一一作了準確詳盡的回答。在場接受採訪的還有合成團團長韋立國(第237團團長)、政委武耀庭(第235團政委)及6名戰士。

  休整待機期間,27軍把"準備好"放在第一位,積極主動地勘察地形,擬制方案,在休息好、生活好的同時抓緊做好入城前的一切準備工作。同時,各級理順隸屬和指探關系,實行科學的領導分工負責制。團以上單位建立了精幹的指揮機構,各師建立了基本指揮所、前進指揮所和流動指揮所。集團軍指揮所先後數次組織各師、旅、團領導和機關人員到天安門廣場及其附近地域勘察地形道路,研究可能遇到的各種突然情況,並制定了執勤、制止暴亂和指揮所緊急行動的三項預案。各部以預定方案為指導紮紮實實進行了應急訓練。第79師在訓練中重視預測情況,研究制定了執勤中處置情況的50個辦法。第80師、高炮旅還為部隊配發了北京市區交通路線因,使部隊做到任務熟、地形熟、情況熟。集團軍偵察分隊進行了應付多種突發事件的專業基礎訓練,突出散打和捕俘技術訓練,以及樓房攀登、單兵技術、化裝偵察、調查詢問和城市識圖用圖訓練,使偵察兵的技術水平和快速反應能力均達到了規定要求,為完成清場任務奠定了基礎。

  根據上級指示,5月27日至31日,集團軍派出得力幹部協助地方清除路障。備師、旅、團分別組織機關和營連幹部分期分批到天安門廣場勘察地形,研究清場方案。6月1日,錢國梁軍長率領各師旅軍事主官和集團軍機關部分幹部到天安門廣場勘察現場,做好了向天安門廣場開進前的各種準備。

  赴京執行戒嚴任務,後勤工作遇到了許多新情況新問題。集團軍各級後勤部門圍繞"一切為了部隊,一切為了戰士,一切為了保障戒嚴任務圓滿完成"的主題,全力以赴開展工作。部隊自接受任務後,各級後勤部門連夜採購物資,並動用給養庫和服務中心庫存的各種生熟給養進行應急補充。全集團軍緊急籌措生給養12萬斤,熟給養及副食品7.4萬斤。進入集結地域後,集團軍各戒嚴部隊分別與豐臺區、大興縣、高碑店鄉等地方有關部門及當地駐軍取得聯系,先後建立了18個供應點,7天時間向上級請領和就地籌措生給養l10萬斤,以及便於保管和攜帶的熟給養lo萬斤,食油等副食品11.3萬斤。為減輕地方供給負擔,第79師、第80師和高炮旅還組織力量從營房籌運大米、面粉及各種副食品等一批物資。

  5月22日,總參謀長遲浩田在朱增泉主任陪同下看望第235團全體官兵。同日,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也來看望部隊,聽取情況匯報,提出要求。5月23日,總後勤部部長趙南起、北京軍區後勤部部長徐效武在黃信生副軍長陪同下,到豐臺第79師駐地看望部隊。6月2日上午,中央軍委副祕書長劉華清、洪學智在北京軍區齊連運副司令員陪同下來集團軍視察工作,並看望了集團軍部分官兵。


三、戒嚴進軍  

  6月2日,錢國梁軍長在軍區受領向天安門廣場開進任務。上午,集團軍召開常委擴大會,各師旅長和直屬團團長參加。錢軍長在會上傳達了軍區命令,並研究部署了行動方案。同日上午,第79師師長黃高成、第80師師長林壽山和高炮旅旅長車成德赴人民大會堂受領任務:2日下午,各師旅召開緊急會議,下達任務,分析情況,研究制定進城方案。同時,集團軍王良均參謀長率集團軍前指先期到達人民大會堂三樓河南廳;第79師、第80師前指也先後搭乘地方大交通車繞道到達人民大會堂。2日晚2l時起,第79師、第80師、高炮旅、通信團、工兵團等部先後由駐地出發,分別沿豐臺、蓮花池、廣安門外大街、宣武門、和平門、虎坊橋、珠市口等路線向天安門方向前進。為避免與人群發生沖突,保證順利進點,指戰員奉命改著便裝採用多批次、小批量、大間隔方式徒步行進。一些地方政府部門主動派出多輛交通車協助部隊運送人員物資。

  第79師開進前,對人員進行了妥善調配編組,500多個波次中每一波都配有一名幹部或黨員,並採取定點指揮與跟進指揮相結合,以先期入城的師參謀長壬小京率機關人員和偵察兵在交通要道設立了8個調整點,接應引導部隊開進。問時,帥團各級領導和機關幹部大部下到部隊中實施跟進指揮,保證部隊在復雜環境下不潰散。開進中,全師有近2000被沖散在近百個點上,不少人被打傷。第79師的武器彈藥由總後西倉庫提供的四輛大交通車運送。6月3日凌晨,第235團8連押運的一輛大交通車在西單路口遭民眾攔截,車上載有100余枝沖鋒槍,5挺輕機槍,2部電臺和上萬發彈藥。後經過師偵察分隊、西單公安分局、總後101倉庫的努力,以及學生和市民的配合,當晚12點,這輛車上的武器彈藥完好無損的轉移到了海軍醫院。

  第80師從6月2日21時起,按照第238團、第239團、炮兵團、第240團、坦克團、高炮團序列,化整為零,便裝徒步沿虎坊路、珠市門等路線向人民大會黨方向開進。6月3日零時前後,近2000名官兵在宣武區的虎坊橋、珠市口、陶然亭等地被北京市民圍堵,數十人受傷被送進醫院,大部被沖散,兩臺指揮車被燒。不少官兵繞道二三十公堣~進入大會堂。6月3日上午,副軍長黃信生、第80師政委許德亮來到宣武區,親臨被圍堵現場組織指揮,及時處理各種復雜情況;教育官兵,嚴守紀律,臨時編組排、連、營,指定負責人,收攏失散人員,先後7次接回受阻官兵1300眾人。

  到6月3日下午,第79、第80兩師部隊除少數被困於虎坊路、陶然亭一帶外,其余已進入上級指定集結點人民大會堂。

  6月3日17時許,尚在豐臺地區集結待命的集團軍高炮旅,奉命將部隊經鐵路輸送到北京站。該旅接今後立即行動,傍晚全旅800余人全部運抵北京火車站.爾後向指定地點公安部方向徒步行進。當晚20時在東單一帶前進受阻,4日凌晨復奉命在東單體校臨時集結待機,準備配合兄弟部隊對天安門廣場進行清場。

  6月4日凌晨,集團軍到達人民大會堂的人數已近7000,其中軍直屬工兵團、通信團已全部到位。但兩師一旅仍有700余人被阻於182中學、友誼醫院、天橋辦事處、宣武區園林局、武誓7支隊、東單體校等地,數日後陸續歸隊。全集團軍有40余名指戰員負傷,但無人走失或死亡。

  6月4日凌晨1點半,集結在人民大會堂堛27軍部隊接受了佔領高自聯指揮部的命令。集團軍迅速成立前進指揮所,由集團軍偵察1連、第79師偵察連、第80師偵察連和第235團4連四個連隊200多名官兵組成出擊分隊,由集團軍司令部少校偵察參謀趙勇明帶隊指揮,並制定了三套行動方案和20余種處置緊急情況的措施。4日凌晨出發前,集團軍錢軍長、政治部朱主任給出擊分隊作動員並提出要求,在場的5名集團軍黨委常委集體為官兵送行。

  與此同時,各師分別對連以上幹部進行了緊急動員,對部隊進行了戰鬥編組。第79師刁九健政委還率一個組前出至懷仁堂附近勘察地形,做好保衛重點目標的準備。

  6月4日凌晨,38軍等部隊已經從東西長安街等路段強行突進到天安門一帶,並在金水橋一線東西兩側和廣場西南側集結,對天安門廣場形成了半包圍態勢。廣場四周的高音喇叭反復播送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關於清場的緊急通告,要求在場人員迅速離開。廣場上許多圍觀群眾逐漸離去。4時30分許,出擊分隊由大會堂東門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方向出擊。集團軍偵察1連和第79師偵察連擔任主要突擊,選擇火勢較弱的地點越過火障,沖到紀念碑附近。第80師偵察連擔任右翼突擊,迅速進至紀念碑西南側,成一線展開。

  出擊分隊接近目標時,紀念碑底座及其四周擠滿了人群。現場總指揮、集團軍偵察處參謀趙舅明指揮出擊分隊迅速從正面和兩翼向"高自聯"指揮部突擊。集團軍偵察l連抵近紀念碑北側,連長劉建軍、指導員李相武分別率尖刀班直插紀念碑基座的"高自聯"指揮部。尖刀班迅速搭人梯翻過紀念碑欄杆,佔領"高自聯"指揮部。隨之把綁在紀念碑體上的高音喇叭打啞、沖進"高門聯"指揮部廣播室,關掉發電機,繳獲全部廣播格器材和大批宣傳品。與此同時,第79師、第80師兩個偵察連分別打掉了紀念碑南側和西南側的喇叭。本來出擊分隊還負有抓捕學生領袖的任務,但因為學生走得很緊密,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就沒有動手。 到5時25分,集團軍出擊分隊完成了佔領"高自聯"指揮部的任務,繳獲86l電臺1部,發電機3臺,收錄機1臺,擴音機8臺,高音喇叭5個, "高自聯"指揮部記錄本3個以及大量傳單、標語。


四、清場之後  

  天安門廣場清場結束後,27軍即奉命除以一部配合兄弟部隊執行天安門廣場清場任務外,主力奉命擔任預備隊,在人民大會堂集結待命,隨時準備完成上級賦予的各項任務。六四剛過後不久,北京城的局勢仍然比較混亂,物資供應緊張。27軍遂主要投入到了維持社會秩序,搶運各種物資的鬥爭中。

  第80師派出6個小組,從30多個副食店和飯店購買方便面4300斤,罐頭120箱,饅頭4500余斤,解決了部隊的燃眉之急。 6月5日,第79師炮團一部在天安門廣場冒雨連續奮戰近10個小時,為60余架次直升機卸物資120余噸。同日,第240團1營奉命擔任人民英雄紀念碑及天安門廣場西側部分地段警戒任務,高炮旅出動510余人次擔負天安門廣場和人民大會堂西側的崗哨。

  6月7日,按照戒嚴部隊指揮部的統一部署。集團軍戒嚴部隊奉命撤離人民大會堂,撤銷合成團,恢復原建制,分頭進入新的執勤點。集團軍指揮所進駐對外經濟貿易部,第79師指揮所暨第235團進駐北京鐵路公安分局,第236團、第237團分別進駐北京飯店和北京市委汽車隊,第79師炮兵團、高炮團、坦克團分別進駐紡織工業部、青年藝術劇院和亨通旅館,第80師指揮所暨第238團、師炮兵團進駐建國門地鐵地下大廳,第239團進駐古觀象臺,第240團和師高炮團進駐北京郵政公寓,師坦克團進駐北京市檔案局和經濟幹部管理學院,集團軍工兵團隨高炮旅進駐東單體育場。進點後,以主要力量控制北京飯店以東至建國門走交橋一線各要點,巡邏值勤。從當晚18時起,第79師、第80師和高炮旅奉命派出1500余人,冒雨連夜清除路障。到8日晨,將北京飯店至東單路口以及建國門立交橋西側的路障全部清理完畢,恢復了北京飯店至建國門內大街3.5公堛漸瘜q。

  6月14日,集團軍根據上級統一部署研究決定,現駐城區部隊一部撤離城區。其中工兵團於當日下午全部由市區撤至豐臺休整地域;第80師師直部分人員、師坦克團3個連、師高炮團2個連、炮兵團2個連於16日拂曉前撤至大興縣休整地域;集團軍高炮旅兩個營同日撤至豐臺區的總後綜合倉庫。遵照軍區命令,第79師、第80師兩個坦克團固有赴內蒙地區駐訓任務, 6月19日晚分別撤至豐臺、大興兩地,作短暫休整。同日,集團軍指揮所、軍直屬分隊、高炮旅、通信團等部從東城區撤至駐豐臺的北京軍區後勤6分部;第80師(欠坦克團)撤至大興縣北京衛成區教導大隊、北京衛戍區招待所、團河農場等地待機並進行教育訓練。6月20日,第79、第80兩師坦克團奉命撤出北京豐臺、大興,返回邢臺和獲鹿營房。

  在部分部隊撤離城區的同時,27軍對繼續在北京市區執行戒嚴任務的79師部隊的部署進行了調整,分,該師主要負責東城區戒嚴,同時擔任正義路至建國門橋路段的巡邏任務。全師分散在29個駐點上。其中,第235團駐北京市汽車服務部旅館和東單體育場,師炮兵團駐紡織工業部,第236團駐北京飯店、總參第4招待所和經濟日報社,第237團駐北京社會科學院,師高炮團駐國家旅遊局,師指和直屬隊分別駐北京地鐵公安分局、對外友協,師後勤部駐北京市人大和四川省駐京辦事處。

  8月8日,27軍根據戒嚴部隊指揮部的命令,再次對擔任戒嚴任務的部隊進行調整。整個部隊由集團軍指揮所率領79師師指、235團、236團、237團、集團軍偵察連和80師偵察連組成。

  11日,79師接替了39軍、40軍、64軍在朝陽區的7個值勤點和11個駐勤點。16日,集團軍指揮所奉命率80師返回駐地河北省石家莊。留京部隊由黃副軍長和陳副政委指揮,指揮所移至中國社會科學院。

  1989年10月,中央軍委根據北京形勢作出調整戒嚴部隊部署的決策。根據北京軍區關於戒嚴部隊第三次部署調整方案,27集團軍已圓滿完成北京戒嚴任務,應於10月下旬回撤返營。集團軍指揮組接今後首先對師團領導傳達命令和進行具體工作部署,並提出交接班和回撤工作的標準要求。爾後,各團分別召開連以上幹部會議,進一步統一思想,明確任務,提出要求,並用一天時間對部隊進行教育。10月22日零時,各部安全順利撤出建國門、東直門、馬甸橋等執勤點,並與第24集閉軍完成防務交接.

  25日零時,集團軍指揮組率第79師和配居分隊組成一個行軍縱隊,按第237團、師直、第235團、第236團、集團軍指揮組序列,沿木樨園、豐臺路口、京石公路路線向石家莊開進,當日22時前全部歸建。

  關於27軍的三則謠傳︰

  1、27軍從西長安街打進來,還血洗了天安門。

  從西長安街開進來的是38軍,"血洗天安門"並無其事。

  2、27軍和38軍在南苑機場打了起來。

  當時這兩支部隊都在天安門廣場,怎麼可能到南苑機場開戰。

  3、27軍的主要領導是楊尚昆的親屬。

  27軍軍長錢國梁是江蘇吳江人,政委朱增泉是江蘇無錫人。都是農民家庭出身。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2192.htm

舍匹舍流失,「27軍執行戒嚴任務的經過——本來出擊分隊還負有抓捕學生領袖的任務」,http://cx.huaxiasoft.net/default.asp?bbsid=475&ArtId=18156&action=write2002年9月24日。


lastModified: 11/23/2005

相關資料

  • Louis Frank﹕戒嚴第十五天﹐1989年6月3日12時。
  • 舍匹舍流失﹕各戒嚴部隊主官89年後簡歷﹐2002年7月31日。
  • 舍匹舍流失﹕27軍執行戒嚴任務的經過--本來出擊分隊還負有抓捕學生領袖的任務﹐2002年9月24日。
  • 六四檔案﹕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1989年6月9日。
  • 希望之聲﹕戒嚴部隊幹部的道歉﹐2004年7月25日。
  • 六四檔案﹕戒嚴﹐1989年6月8日。
  • 舍匹舍流失/大陸網友討論﹕戒嚴部隊進軍路線﹐2002年9月19日。
  • 李鵬﹕李鵬5.19宣佈戒嚴﹐1989年5月19日23時。
  • 網路圖片﹕六四後的廣場 - 戒嚴﹐1989年6月5日。
  • 舍匹舍流失等大陸網友﹕戒嚴部隊與包子--六四后難得的實話文章﹐2002年5月15日。
  • 六四檔案﹕李鵬宣佈戒嚴﹐1989年5月19日。
  • 網路圖片﹕戴晴上街遊行支持學生反對戒嚴遭呵斥﹐1989年5月22日。
  • 網路圖片﹕戒嚴出動直升機﹐1989年5月21日18時。
  • cpcliusi﹕解放軍北京戒嚴部隊序列(尚不完整)及主官89年後的簡歷﹐2002年10月26日。
  • 網路圖片﹕戒嚴部隊裝甲車﹐1989年5月22?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