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
王丹
1999年5月9日
  

編者按

  王丹這篇短文﹐是外界看見的他關於八九學運過程主動進行回憶的唯一一篇。其中講述的事實也可能比較準確﹐問題在於好些關鍵地方王丹沒講﹕

    一、北高聯當時多次決議反對絕食﹔
    二、北大籌委會也反對絕食﹔
    三、六人發起絕食是在遭到組織反對後的“個人發起”﹔
    四、發起絕食的主要理論依據是“改革派希望咱們大鬧”﹔
    五、高聯議決王丹開希絕食後不能再代表高聯並取消常委資格。

  因此這篇短文在敘述史實的同時掩蓋了一些關鍵點﹐會對讀者產生誤導﹐尤其是學運組織是否決議支持絕食這一點。

  順便提一句﹐王軍濤說八九年王丹聽他的﹐因此王丹八九年的行為他都負責﹐不知道是否包括發動絕食這一關鍵的轉折點﹖關於八九﹐王軍濤同王丹一樣﹐都很少寫六四前具體的回憶﹐他們和陳子明“社經所”在八九民運過程中的具體行動﹐除了陳子明的妹妹在回應陳小雅對“三線計劃”的質疑時稍有透露外﹐外界所知甚少。我們尤其不清楚的是﹐“社經所”在學運組織和絕食發起中具體起過什麼樣的作用﹖所謂“改革派希望咱們大鬧”﹐和“社經所”有沒有關係﹖這裡再次呼籲王丹、王軍濤等人本着對歷史負責的精神﹐多寫些回憶﹐按王丹的話說﹐就是“一項必要的工作就是盡量多地保存歷史,包括一些細節”﹐尤其是關鍵細節不要掩蓋。這也是丁子霖等天安門母親和許多六四親歷者一再呼籲的﹕“我們需要的是事實,是原原本本,沒有經過任何篩選和加工的事實。這個事實中共官方不可能向我們提供,但我們能否期望當年運動的參與者尤其是運動的領袖們向我們提供呢?哪怕所提供的僅僅是單方面的事實。”(丁子霖,「多一份道義,多一分承擔——為"六四"事件中的死者和生者而作」,《中國之春》,1996年6月號,頁30-33。)
  
  

  以前我對二人不願意公開說什麼﹐是顧及到二人的形像和運動的形像﹐顧忌到內部的團結﹐因此只是一再私下提醒他們也一直未見任何效果﹔但是﹐當我看到二人居然也堅持八九學運期間李鵬已經讓步﹐聲稱“李鵬確是與學生直接對話並有電視直播﹐符合學生就對話提出的程序性要求﹐學生也表示了這一點”這樣完全顛倒史實來為屠夫李鵬開脫且常常被專制辯護士們用來證明屠殺有理的言論﹐以及其它一些損害八九學運的不符合事實的公開表述﹐我的內心實在痛苦﹐在十四年後的今天﹐我覺得有責任作些公開澄清和糾正﹐以維護六四史實的完整性與準確性。 (六四檔案´89)


封從德      5/13/2003 5:32:00 AM


絕食是怎樣發起的

王丹


  每年從四月十五日開始,几乎每一天都會牽動我的記憶;在八九民運十周年之際,情況更是如此。我們紀念「六四」十周年,一項必要的工作就是盡量多地保存歷史,包括一些細節(Memoir Tiananmen/2004)

  1989年5月13日,三千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絕食【異】,是八九民運的重要細節,它是如何發起的呢?据我的記憶是這樣: (64memo反貪倡廉 / 89)

  五月十一日,北師大的吾爾開希、北京電影學院的馬少方等到北大來參加「高自聯」的會議【異】,中午開希、少方、程真、王文(北京農業工程學院)、楊朝暉(北師大職工子弟)及我六人在人民大學校外一家飯館討論學運局勢發展。當時「高自聯」組織了對話代表團,希望與政府對話,但截至十一日,据我們所知,政府仍未給出明确答案,我們一致認為這明顯是政府的「拖延」戰術,企圖把學生拖垮。所以我們開始考慮采取進一步行動,對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異】(64檔案 / 89)

  據開希介紹【異】,北師大幾個男生宿舍已經貼出聲明,宣布要採取絕食行動,於是我們討論了這種可能,當時大家有一個一致判斷,即如果我們拉幾百個學生上去,政府不可能讓我們在廣場上過夜,因為我們最早也要在13日才能開始絕食,而15日戈爾巴喬夫訪華,政府當然不會讓戈爾巴喬夫看到廣場上的絕食。老實說,我們誰也沒有料到,學生一旦在廣場開始絕食,就很難再撤下來了。之所以採取絕食這種方式,第一是因為其他方式(請愿、靜坐、游行、罷課、對話)都已試過,但政府非但置之不理,且指為「動亂」,第二是因為絕食是非暴力抗議方式,符合我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第三,絕食是最后手段,是以摧殘自己的身体為代價向政府呼籲,我們希望以此能打動政府,喚起各階層人民的關注。 (六四檔案 / 2004)

  商定之後,我們到北師大起草了絕食倡議,以個人名義呼籲同學參加。以後我回到北大,將此情況通報給北大籌委會,得到柴玲、王有才等的支持【異】至十二日,各校發起的絕食倡議已得到三百多人的簽名響應【異】(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關於絕食的決定,是非功過各有評說;作為當事人,我歡迎各種分析與反省。但是如果有人(比如中共政府)說絕食是「拿學生當人質」,是一個「陰謀」,我必須說,這是與事實不符的。

  摘自【萍果日報】

  一九九九年五月九日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1624.htm

王丹,「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萍果日報】一九九九年五月九日 / 北美自由論壇1999/5/141999年5月9日。


lastModified: 4/1/2005 10:06:00 PM

相關資料

  • 封從德整理﹕絕食第二晚廣場錄音﹐1989年5月14日23時。
  • 六四檔案﹕趙紫陽和溫家寶到廣場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王丹﹕王丹:絕食是怎樣發起的﹐1999年5月9日。
  • 網路圖片﹕趙紫陽看望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4時。
  •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2004年6月3日。
  • 《人民日報》記者集體採寫﹕歷史,將記住這一天--首都各界五一七聲援絕食學生大遊行紀實﹐1989年5月18日。
  • 北京青年報﹕趙紫陽會見戈談話--絕食日志:絕食第四天(89.5.16星期二)﹐1989年5月16日16時。
  • 柴玲唸﹕《絕食書》﹐1989年5月13日11時。
  • 六四檔案﹕絕食昏倒﹐1989年5月17日。
  • 封從德﹕自焚與絕食團指揮部的成立﹐1998年1月14日。
  • 網路圖片﹕柴玲絕食後暈倒﹐1989年5月17日。
  • 六四檔案﹕公共汽車裡的絕食學生﹐1989年5月19日。
  • 六四檔案﹕絕食第三天早晨﹐1989年5月15日。
  • 人民報﹕從江綿恆、陳章良和王丹談說開去﹐2000年10月9日。
  • 六四檔案﹕絕食第四天﹐1989年5月16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